首页>>财经新闻
赤字率进入“三时代” 财政支出有效性将遇大考
2016-03-08     编辑:Admin   来源:   查看:    字体:【 小】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楼继伟:着力结构性改革 适当提高赤字率

正在加载...

    腾讯财经讯(邬川)面对处于“新常态”的中国经济,运用诸多逆周期的调控政策稳增长,并非易事。

    在经过央行几轮“降息降准”后,货币政策可供腾挪的空间已然缩小,采取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已成为各方共识。

    3月7日,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财政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2015年的实际赤字率为2.4%,2016年的赤字率将提高到3%,相比去年提高0.6个百分点。提高赤字率符合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要求,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基础之上,着重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不久前召开的G20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央行行长周小川表态,中国货币政策仍有空间和工具,但是任何政策一旦用久了,效应就会递减。因此,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要跟上,而结构性改革要中长期才能见效。

    但在税改攻艰之年,财政收入将面临缩减压力,此时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所能动用的工具以及施展的空间,都会受到掣肘。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摆在眼前的五大现实任务,在地方政府降杠杆的同时,中央政府无疑要升杠杆,这对财政支出和政策覆盖的精准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财政政策重要性成共识

    金融危机面前,全球对货币政策的依赖,已经引起各国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当货币政策有效性的边际效应开始递减时,财政政策的作用愈发凸显。

    此前,各国对于是否更多使用财政政策存在不同看法。但此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则明确,将灵活实施财政政策,以促进增长、创造就业和提振市场信心,同时增强经济韧性,并确保债务占GDP的比重保持在可持续水平。将尽可能采取增长友好型的税收政策和公共支出,包括将支出优先用于支持高质量的投资。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财政政策将向何处衔枚而进?

    2016年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下称《报告》)提出,2016年的财政政策将要加大力度,今年拟安排财政赤字2.18万亿元,比去年增加5600亿元,赤字率提高至3%。

    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3%的赤字率不是需要坚守不放的红线,而是一层可以捅破的“窗户纸”。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与央行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曾先后呼吁,应破除固有观念,放弃欧盟马斯特里赫条约中提出的3%赤字率红线。

    同样有声音对此表示担忧:在预算约束仍不健全的财税体制下,如何确保通过赤字所增加的支出有效性?能否避免大水漫灌式的路径依赖?更为重要的是,财政支出如何在企业去产能和中央加杠杆之间保持平衡。

    处在经济换挡期,上述担忧需要政府通过部门间的协调与执行力去化解。

    提高赤字率是被动式选择

    李克强在《报告》中解读3%的赤字率时称,中国的财政赤字率和政府债务率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相对较低,这样的安排是必要的、可行的,也是安全的。适度扩大财政赤字,主要用于减税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

    由于GDP增速放缓,导致政府税收下降,而诸如民生项目等刚性支出又在加大。因此中国财政正面临收入减少且支出加大的困扰。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分析,财税收入和经济周期基本同步,如果2016年名义增速如果在7-8%的话,税收增速基本在同一水平。一方面,在支出上要有所控制。另一方面中央和地方的税收压力是不对称的,地方上会更大一些。

    他认为,地方政府主要面临几个问题:首先是地方融资平台的限制较多,地方发债的额度在降低,1.18万亿元地方债新增规模,和财政改革前每年新增地方债3万多亿有所减少;其次,地方上的土地出让收入降低;最后,营改增等结构性减税措施对于地方的财政影响更大。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向腾讯财经表示,税收减少是三层因素导致的。首先是经济趋缓,税收下降得快。其次是政策性的减税,多数是针对小微企业和研发单位。最后是改革性减税,比如“营改增”。“三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会呈现税收更大下滑的局面。收入和支出的矛盾更加严峻。”

    财政资金“入不敷出”的背景下,提高赤字率似乎成为了“政策箱”中唯一的工具。

    刘尚希指出,财政支出多为刚性支出,面对两难局面,“只能适当提高赤字率”,这样一方面可以支撑税制改革,一方面也能支持财政支出的力度和强度。

    中诚信国际公司政府融资评级副总监关飞也认为,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靠增收节支,一方面靠提高赤字来弥补。“但增收和节支比较难。这个时候提高赤字也是迫不得已。”他说道。

    “提高赤字率其实是被动适应了积极的财政政策,而不一定是有效推动。”关飞如是表示。

    赤字率仍需进一步突破

    3月7日,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财政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5年的实际赤字率为2.4%。但据多家机构分析,2015年实际赤字率早已破3%。

    高盛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宋宇认为,财政稳定基金和一般公共财政账户结转结余因素调整后,2015年实际的支出收入差已经达到3.5%。

    朱海斌表示,因为财税收入和经济周期同步,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税收政策作为逆周期的调控工具,“赤字率自然会有一定程度的上升。”

    在朱海斌看来,在未来几年中,中国有空间将财政赤字率扩大到4%甚至更高水平,因为更高的中央政府赤字率,将有助于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根据朱海斌的测算,赤字率仍有上浮空间。他认为,中央的财政政策需要调整,预算外的地方债务以往并没有表现在赤字上。他认为,不应一味保持较低的赤字率,“财政改革要强化地方财政约束,应将以往一些地方隐性债务,通过赤字率的提高转入预算内。”

    但是,如果赤字率的提高,一部分转化成了风险解决方案,支出对经济提振的有效性,可能值得商榷。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如果加上4000亿元的地方专项债券,2016年的广义赤字率(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将超过4%。”

    汪涛表示,预计今年财政收入增速随名义GDP一起放缓将推高赤字率0.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虽然预算赤字率提高,但实际刺激力度有限。”

    防止财政支出变相发债

    两难情况下,如果财政的刺激效果低于预期,精准投放就变得格外重要。

    楼继伟在3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相比2015年所增加的0.6%的赤字率,2016年首先要保证一些重点的支出。

    “保重点支出,就要优化支出结构。”他说,尤其是安排好民生支出,严格控制例如“三公”经费的增长,甚至要压减,让更多的支出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和重点民生支出。

    李克强在《报告》中指出,2016年的财政政策将主要用于增加投资支出,支持公共基建项目、保障房和公共服务;提高养老金和医保补助;以及给服务业减税降费。

    楼继伟提醒,要对收入高增长时期支出标准过高、承诺过多的不可持续的支出,或者政策性挂钩的支出,在合理评估的基础之上,及时减压。

    如何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施行去产能,同样也是目前供给侧改革亟需解决的任务。

    对此,楼继伟表示,在去产能上,财政上会适当给予安排,支持解决那些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问题。

    李克强在报告中同样提及,将安排一千亿专项奖补资金,支持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方面的支出。

    “今年预算安排了五百亿,明年准备再安排五百亿。”楼继伟表示,预算可以根据工作的情况进展而调整。

    至于支持去产能的标准,楼继伟认为,主要是根据各地方完成去产能任务的情况给予支持,并且跟去产能的规模挂钩。

    汪涛分析,2016年,准财政支出将因赤字推高而有望明显扩大。中国财政政策常常结合货币政策,信贷是主要的融资渠道。在2015之前,地方政府层面的准财政政策主要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通过银行体系和影子信贷市场来融资。

    2015决策层开始推进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改革之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借贷受限。因此,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之下,地方政府性支出将主要依赖政策性银行融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以及在PPP(即公私合作模式)等模式下与企业资本合作。

    为了支持经济增长,汪涛预计今年基建投资增速需达15-16%,这意味着额外的政府支持规模需达1.5%的GDP以上,这部分支出大部分会通过准财政政策进行。

    对于PPP项目,楼继伟提醒,PPP项目要规范,有的项目是变相借债。“要防止PPP的变相发债。”

    “要把一块钱当两块钱花。”刘尚希提醒,在提高赤字率的同时,需要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和资金的使用效果。

    他还指出,目前财政补贴偏多,效果并不如预期;专项资金太多太滥,资金使用碎片化。“因此还需要创新财政支出方式。”

    企业去杠杆需中央加杠杆配合

    目前,企业的杠杆率高企,而政府和私人部门的杠杆率相对不高。如何协调全社会的杠杆和过剩产业的产能出清?如何在企业去产能和中央加杠杆之间保持平衡?财政政策面临的挑战不小。

    朱海斌判断,短期来看,去杠杆不太可能发生,未来几年仍是加杠杆的过程。

    原因在于,在面对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如果去产能再叠加去产能,对经济增长造成更大压力。“在去杠杆和去产能上有个先后顺序的问题。”他说,目前去产能更为紧迫一些。

    对于去产能过程中的僵尸企业,朱海斌建议,每年应该设定一个破产清算的比例。他提醒道,“如果僵尸企业的处理都依赖兼并重组,对金融体系的资产质量将是一个挑战。”

    朱海斌分析,有一部分杠杆是地方往中央财政上转移,“中央加杠杆,其实是给地方和企业减杠杆创造条件。”他说。

    楼继伟在3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及杠杆问题,他认为,只要全社会的杠杆降下来,政府部门的杠杆率也会降下来。“但在社会去杠杆的时候,政府要适度加杠杆。在经济稳定时,我们要考虑政府如何降杠杆。”他认为杠杆升降同样需要逆周期调控。

    刘尚希认为,去杠杆应该需要针对性和精准性,要进行评估。

    企业为何要通过借贷维持高杠杆率,在他看来,一方面是因为实体经济的债务负担比较重,融资成本比较高,企业的利润都拿去给付利息;另一方面是低水平的扩张导致的。

    至于企业去杠杆的解决之道,他认为,一方面进行金融体制改革,使得金融资源的配置助力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另一方面是要靠实体经济的附加值提升。“附加值低的时候消化成本的能力也比较低。”他说道。

    因此在他看来,企业去杠杆,不是简单的资产负债表调整,其实是自身升级的过程。

  1. 相关链接
  2. 学校财务信息公开  学校基本信息  联系电话:(0832)2340012
    内江师范学院计划财务处 © 2016 版权所有